首页视频星闻粉圈移动版关注我们收藏设为主页登录

好莱坞的英国演员里,安东尼·霍普金斯是大哥大

2020-02-29 21:27来源:据说娱乐 分类: 欧美范收藏

作者/来源:Interview

译者:易二三

校对:Issac

在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的职业生涯中,安东尼·霍普金斯爵士已经出演了100多个主要角色,他那些丰富充实、令人难忘的角色原型在好莱坞至今居然还能推陈出新,这真是个奇迹。

在过去,这位出生于威尔士的81岁的奥斯卡奖得主扮演过比他本人狡猾聪明得多的精神病杀人犯(《沉默的羔羊》及其续集《汉尼拔》、《骨折》);处于情感危机边缘、内敛矜持的英国人(《霍华德庄园》、《告别有情天》、《影子大地》、《遭遇陌生人》);定义了20世纪的偶像级艺术天才(《狂爱走一回》、《希区柯克》);演了比其他人都多的莎剧角色(《哈姆雷特》、《李尔王》、《圣诗复仇》)。更不用提这些年来他合作过的诸多银幕之神(他的第三个电影角色就在1968年的《冬狮》中与凯瑟琳·赫本和彼得·奥图尔演对手戏)。

好莱坞的英国演员里,安东尼·霍普金斯是大哥大

安东尼·霍普金斯

许多演员在镜头前演了60年后,可能会失去激情或干劲。但霍普金斯不是这样,他有着标志性的、热源追踪般的蓝眼睛,大背头的发型,外科手术式的轻快嗓音。他的忍耐力可能与这样一个事实有关:虽然他在大银幕上频频出现,但他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自己的私生活的隐私(尽管他调皮的Instagram账号有100多万粉丝)。又或与他最初在伦敦剧院舞台上积攒经验有关;霍普金斯有一种庄严的戏剧气质,他的表演有一种高贵感,能提高任何故事的水平。也可能只是霍普金斯不知道如何拒绝一个好角色。

在最新的一部影片中,他饰演备受争议的本笃十六世,从2005年到2013年,他领导着天主教会的12亿信徒(这也不是霍普金斯第一次饰演神父了)。费尔南多·梅里尔斯执导的这部《教宗的承继》于去年9月在多伦多电影节上放映,出生于巴伐利亚的、处于教会顶端的保守派/强硬派与富有同情心的改革派针锋相对,后者最后将取代他的位置(未来的教宗方济各在乔纳森·普雷斯的表演中展现了极大的同理心)。

好莱坞的英国演员里,安东尼·霍普金斯是大哥大

《教宗的承继》

在霍普金斯的手中,原本可能是冷酷无情、坚忍不拔的人物刻画,变成了一种自卑感和自我迷失的证明。在影片的大部分时间里,这位演员都穿着白色长袍,戴着白色无边便帽,穿着鲜红色的鞋子,戴着金色的十字架,戴着一块像是Fitbit公司出品的电子表,记录着他每天在梵蒂冈的步行步数。其结果是一幅富有同情心的肖像,描绘了一位因年事已高而失去权力的领导人,需要「精神助听器」来引导他的信众。然而,观众还是禁不住喜欢那个穿着镀金长袍、容易犯错的人。

霍普金斯第一次与布拉德·皮特合作是在1994年的西部史诗片《燃情岁月》中。他们在1998年的奇幻电影《第六感生死缘》中再度合作。去年10月,这两位经验丰富的演员在比弗利山庄的一家酒店会面,讨论了很多事情,包括坦然面对自己的错误。

布拉德·皮特(以下简称皮特):你相信命中注定吗?我不是指命运或神性。我只是说有些事在冥冥之中就注定了。

安东尼·霍普金斯(以下简称霍普金斯):我相信。

皮特:我是在过去几年才开始相信的。你怎么看待它?

霍普金斯:我常常梦见大象。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名字叫《象童》。一头大象带着主角萨布穿过丛林,我记得当时我是和祖父一起看的。我的印象是我坐在一头巨大的野兽身上,不管它是什么——某种生命。在某个时刻,我下意识地选择了坐在这个美丽而强大的东西上,任由它带着我去任何地方。我认为像你和我这样的人身上发生的一些事,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一种逃脱的欲望。但我现在相信的是,我们不能一味自夸或自责。

皮特:我有相似的感受。尤其是自夸方面,我仍然还在与自责进行挣扎。

霍普金斯:自责什么?

皮特:我意识到,作为一种宽恕自己、以及那些我并不引以为傲的选择的行为,我珍惜这些失误,因为它们带来了一些智慧,进而带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两者缺一不可。我把它看作是我在这个阶段刚刚开始拥抱的东西。但我当然不觉得我可以因此而自夸。

霍普金斯:我听说你曾经有酗酒的问题。

皮特:嗯,那对我说其实是一种伤害、一种逃避。

霍普金斯:酒有时候是必须的。

皮特:在某种程度上是的。

霍普金斯:酒是一份礼物。不过我在很多年前就把它戒掉了。

皮特:我记得在拍《第六感生死缘》时你提到过,你早就戒酒了。

霍普金斯:几乎有45年了,但我在这件事情上并不是一个传道者。

皮特:我也不是。

好莱坞的英国演员里,安东尼·霍普金斯是大哥大

《第六感生死缘》

霍普金斯:但我回过头去看那些事时,我想,「这是多么好的祝福啊,正因为它是痛苦的。」我做过一些糟糕的事。但在某种程度上,一切都事出有因。当你回头想想,「天呐,我竟然做了那些事?」同时好像有个内在的声音在说,「结束了。过去了。向前看吧。」

皮特:所以你接受自己所有的错误。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承认自己的缺点和尴尬。这里面有一种美。」

霍普金斯:这很棒。

皮特:我同意。最近我也是这样看待的。我认为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很喜欢评头论足,很快就会人定性。我们一直非常重视错误。但下一步,你在犯错后所做的,才是真正能定义一个人的。我们都会犯错。但下一步是什么?在我们的文化中,人们似乎不会停留在原地,去看那个人的下一步是什么。这是我觉得更激励人和有趣的部分。

霍普金斯:我们都搞砸过。

皮特:「去它的。」这是在拍《燃情岁月》时我听到你说的第一句话,那时我的事业刚起步。这句话我一直记得,就像是一个主题、一个指导方针。「去它的。」

霍普金斯:我曾经问过一个耶稣会教士,「世界上最短的祷告词是什么?」他说,「去它的。」这是寻求解脱的祷告。只需要说,「去它的。」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生活本身。你当下的生活很奇妙的。

皮特:一切都有相关之处,不是吗?

霍普金斯:我一直过得很开心,我不敢相信自己现在在这。


好莱坞的英国演员里,安东尼·霍普金斯是大哥大

《燃情岁月》

皮特:你和以前一样凶猛、强韧、充满活力。

霍普金斯:你和以前一样从容不迫。

皮特:差不多,这是我习惯的节奏。不过我有时候会迷失,被某件事缠身,双手脱离了方向盘。

霍普金斯:你也是个普通人。

皮特:我的确是普通人。我偶尔有幸和弗兰克·盖里一起出去玩。他刚满90岁,但和以往一样富有创造力,创造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伟大建筑。这让我想到,「我们是人,我们想要目标,我们想要生活的意义。」但要做到这一点,有两件事很关键:保持创造力,与我们所爱的人在一起。

霍普金斯:就是这样。我很尊重你这样的做法,因为你有种生命的自然力量。在拍《第六感生死缘》时,你很安静,没有制造任何麻烦。我是那个片场的麻烦制造者。

皮特:在拍那部电影的时候,我其实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我觉得很受束缚,不太自由。

霍普金斯:你感觉不自由?

皮特:一点也不。拍《燃情岁月》的时候很自由,我在那里的感觉不错。那么《教宗的承继》是关于什么的?它很迷人。看你和乔纳森·普雷斯的对手戏就像是看德约科维奇和费德勒的决赛。都是非常令人震撼的场景。你们做的事情让我感觉很特别。

霍普金斯:其实我之前和乔纳森不熟。我们开过一个玩笑,因为他被放在通告单上的第一个,我就说,「我可是一位爵士。」

皮特:(笑)确实挺好笑的。

霍普金斯:我的经纪人打来电话说,「你要演教宗。」我说,「好。」我做了很多调查——算不上调查,我想弄清楚整件事的真相,但又不想太过深入。我去了罗马,就像约翰·韦恩说的,在纪念碑谷待一年,你根本就不需要考虑怎么演了。

好莱坞的英国演员里,安东尼·霍普金斯是大哥大

《教宗的承继》


皮特:影片中有一些比较长的戏我到现在都还很喜欢,但放在电影院去体验似乎就不那么令人愉快了。我知道《教宗的承继》会先在影院上映,然后再登陆网飞。我真的很喜欢这些流媒体服务,因为我看到了很多大胆的故事。我看到了制片厂不会投资的题材。通过流媒体服务,艺术家有机会赌一把。我觉得电影越来越沦为奇观,越来越哗众取宠。我并不是说这是消极的,但我也看到了更多像《教宗的承继》这样发人深省的作品,我对此非常感激。

霍普金斯:流媒体确实很棒。我重看了一遍《生命之树》,然后在流媒体平台上找到了《细细的红线》,我还看了一些不错的连续剧、英国剧。

皮特:《杀死伊芙》不错。

霍普金斯:你看过《幸福谷》吗?

皮特:没有。

霍普金斯:我不太喜欢去电影院了。除了,比如说,我去看了《好莱坞往事》。我不太喜欢看绿幕拍的电影。我去看过几次,都很有趣,但我就是不喜欢。我可能太老了,它们不适合我。

皮特:的确。还挺有趣的。

霍普金斯:人们不时问我关于生活现状的问题,我都会说:「我不知道,我只是个演员。我没有任何意见。演员都很蠢。我的意见一文不值。对我来说没有争议,所以不要让我卷入其中,因为我不会参与。」

皮特:我也有同感。我不在乎。我很高兴事情总是在发展和变化,抱怨没什么意义。你必须和现在所有的东西一起工作。就像数字技术一样,他们用它做了拍了很多了不起的电影,所以我并不为胶片被越来越少地使用而感到惋惜。当你扮演一个在现实生活中有原型的角色时,你的责任是什么?没有办法完全重现一个人的真实生活,但你会力争把握住精髓,不是吗?

霍普金斯:奥利弗·斯通找我演尼克松时,我问他,「为什么要让我演?」他回答说,「我读过一篇关于你的访谈,说你是一个不合群的人。那就是尼克松。」所以我看了很多关于尼克松的电影,还去了加州的约巴林达,去参观尼克松出生的房子。比尔·克林顿跟我说,他当总统的时候每周都会和尼克松通电话。

皮特:真的吗?

霍普金斯:克林顿会问他关于中国和俄罗斯的问题。克林顿是这样评价他的:他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但他身上有一种不安全感。奥利弗试图这样刻画他——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而是一个会犯错误的人,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我发现扮演他很让人十分动情,因为我能感觉到不得不辞职的耻辱。然后是不得不说再见的耻辱。

皮特:登上直升机。

霍普金斯:我还听说了关于他妻子的事情。他们起飞时,她都不敢低头看白宫的草坪。

皮特:从人文主义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对我来说,最难忘的时刻是他——或者说你——有那么一刻,像是在说「他们为什么不喜欢我?」

霍普金斯:就是这样。你可以看到他的痛苦,你会想,「我比他更好吗?不。我不比他强。我有我自己不道德的怪癖。」

皮特:某种程度上这又回到了命中注定的话题。

霍普金斯:是的。我们为什么要做我们所做的事情?不清楚。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之前一直在喝酒。我这么做是因为这是我唯一知道的事。现在回想起来,我会说,「嗯,还不错,但我不想再做了。」当时我造成了一些伤害,但我已经为我所做的事向人们道歉了。这是生活的一部分。无论我们有什么力量,我们都需要宽恕。这结束了。忘了吧。继续前进。

皮特:我觉得这很妙,也让我想到我们是多么倾向于看到黑白分明的东西,而不是探讨灰色地带的东西。

霍普金斯:有一部很棒的关于马龙·白兰度的纪录片,片中有一场他和他父亲同框的戏。他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演员,但他的父亲从来没有赞赏过他。有一个他父亲坐在他旁边的镜头,迈克·华莱士问,「你怎么看待你儿子的成功?」他的父亲说:「嗯,还行吧。」你可以看到白兰度受到的伤害。我哭了。我的问题是,我一有机会就哭,因为一切都在感动我,因为我老了。在内心深处,我们会把包裹在我们所有的防御上的墙纸一点一点地剥掉。你经常哭吗?

皮特:我是出了名不爱哭的人。我大概已经有20年没有哭过了,现在我发现自己,在人生的后半程,更容易受感动了——被我的孩子们感动,被朋友们感动,被消息感动。只是感动。我认为这是一个好迹象。我不知道它的走向,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好迹象。

霍普金斯: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自己只想哭。

皮特:真的吗?

霍普金斯:是的。它甚至与悲伤无关。而是关于生命的荣耀。

皮特:我从你的脸上看到了和我认识你那天一样多的快乐,如果不是更多的话。过去几年我一直在雕塑工作室玩雕塑,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说你一直在像狺女(banshee,译者注:爱尔兰传说中预报死讯的女妖)一样画画。这是怎么回事?对我来说,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创造,但它对你有什么意义?

霍普金斯:因为它让我远离麻烦和世俗。在斯黛拉和我结婚之前,她发现了我的一些带有图画的草稿。她说:「我想让你为婚礼画些画,作为派对礼物。」我说:「我画不了。」她又说:「那这些是什么?画吧」。她把它们装裱了起来,然后说:「好,现在就开始画吧。」我继续说:「我不会画画。」她说:「他们会把你关进监狱吗?画吧。」于是我有了一个画室,开始画画,并且开始卖画。在马里布的工作室里,我在泳池边挂了一些画,有一次,一位真正的艺术家斯坦·温斯顿来参加烧烤,他来工作室小便。我碰巧在那里,他问我,「谁画的这些?」我说:「是我。」他说:「你为什么摆出这副表情?」我说:「嗯,我没有受过训练。」他说,「别上任何课。你有天赋,你是一个艺术家。你可以画画。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是个学院派的画家,但你是自由的。」

皮特:当你意识到有那么多东西等待被发现,有那么多你喜欢做的新事情时,难道不令人兴奋吗?

霍普金斯:人们常常问,「你的想象是什么?」我会回答。「我没什么想象。我只是回到画室,看着画布,把颜料涂上去。」

皮特:你可以在画室待多久?

霍普金斯:一整天。

皮特:我发现在画室里的一些日子是艰苦的、孤独的、单调的,而另一些日子是愉悦的、美丽的——事物是流动的,这令人赞叹。

霍普金斯:很美,不是吗?

皮特:作为演员,我们所参与的是团队运动。拍电影需要所有人的配合。我们只能出自己的一份力。有时候结果会比我们那天贡献的力量更好。有时结果比我们那天贡献的力量要差。但这是团队合作。我一直有一种渴望,做一些自主就能完成的事情。我觉得这是是精神层面的。

霍普金斯:为了激情、纯粹的享受、生命力而去做一些事情是很重要的,但不要把它看得太严重。

皮特:去它的。

霍普金斯:去它的!我认为,坐在这里,这听起来很感性,但这是我们婴儿的一面。我的手机里有一张我小时候在海滩上的照片。我会看着他说,「我们做得还不错,孩子。」

皮特:当你这么说的时候,我不认为你指的是世俗的成功。

霍普金斯:不是。

皮特:你说的是做人的方面。

霍普金斯:嗯,我们最初的记忆是如此神秘。我还记得那天和父亲一起在海滩上的情景。我一直在哭,因为我把他给我的一小块糖弄丢在沙子里了。那个受了惊吓的小男孩——他注定要长大,在学校里成为一个白痴,变得无知、孤独、易怒,等等——我看着他,说:「我们做得还不错。」事实是,总有一天我们会离世。我们的父母都去世了。我认识的大多数朋友也都不在了。前几天我开车在威尼斯转悠,我心想,「这都是梦。这是一场多么艰苦的斗争啊。这一切都是幻觉,但这是生命的荣耀,在一切中寻找纯粹的生命的荣耀。」我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它就在那里。它存在于我的猫、我的狗、还有你身上。不然呢?我看着我的猫跳到壁炉上的一小块地方。他不会写书,他对哲学和数学一无所知。但他是怎么做到的?这完全是令人敬畏的。

皮特:我觉得你的意思是,当我们变老的时候,我们会忘记过去,我们可以看到无时无刻不围绕在我们身边的美丽和奇迹。我们年轻的时候都错过了这些。

霍普金斯:我们太忙碌了。

皮特:忙于傲慢自大。

霍普金斯:但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你是否感觉到生命的力量在增长?

皮特:无疑是的。

霍普金斯:完全看得出来。

皮特:我真的感觉到了。我在大自然中感受到了它,我小时候确实有过这样的时刻。但我现在对它有了更多的认识,也更适应它了。有那么多的神秘和奇迹,这让我感觉很棒。

霍普金斯:这很好,不是吗?

  

评论0条评论)

全部评论

    网站地图 yy彩票加拿大28 yy彩票重庆时时彩 yy彩票幸运农场
    申博现金大转轮 手机版百乐家
    乐点彩票北京赛车 威尼斯人娱乐官方网站 HG名人馆网上开户 博悦游戏平台官网直营网
    红中彩票频游戏 红中彩票河南快3 yy彩票新加坡2分彩 yy彩票广西快十
    红中彩票湖北快3 yy彩票北京PK拾 yy彩票香港五分彩 红中彩票斯洛伐克28
    844TGP.COM 675SUN.COM 158jbs.com 28csb.com 8ZTS.COM
    186ib.com XSB596.COM XSB558.COM 132PT.COM 8YWS.COM
    82ib.com 8JCS.COM DC398.COM 22TGP.COM XSB158.COM
    368PT.COM 800xsb.com XSB518.COM 157PT.COM DC291.COM